cabet990亚洲城手机版 >cabet990亚洲城手机版 >德国通过柴油车禁令 空气污染之都斯图加特最先受到影响 >

德国通过柴油车禁令 空气污染之都斯图加特最先受到影响

2019-09-30 08:27:40 来源:工人日报

  

德国斯图加特电 — 戴姆勒的“三叉星”在斯图加特上空闪耀,这个巨大的发光标志代表着戴姆勒公司最著名的汽车品牌:梅赛德斯。它就竖立在斯图加特火车站上方问候着来访的客人,远在数英里外就能看到。

“只要一到斯图加特,”退休教师、当地环保活动家曼弗雷德·尼斯(Manfred Niess)说,“你就知道这里谁说了算。”

不过,戴姆勒和斯图加特其他汽车制造商现在都面临着一个惊人的新变化:对一些人来说,在斯图加特驾驶梅赛德斯汽车也许很快就是非法的了——连当地足球俱乐部都是在梅赛德斯-奔驰体育馆比赛的。

本周二,德国一家法院裁定斯图加特——德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可以在市区范围内禁开柴油车,以提高空气质量。德国是一个拥有数百万辆柴油汽车的国家,而这项裁决最终可能引发大批城市出台禁令。德国不像美国柴油车那么稀少,这里大约每三辆乘用车中就有一辆是柴油车。

清洁能源倡导与研究组织“德国观察“(Germanwatch)政策主管克里斯托夫·巴尔斯(Christoph Bals)对此表示:“这是对德国汽车行业及德国政治家敲响的新一记警钟。这一次或许确实可以迫使他们做出改变。”

这一裁决突出了德国在环境问题上具有的一种异乎寻常的两极化特质:一方面以一丝不苟的回收利用、放弃核能源和政府对风力及太阳能能源的补贴而著称,德国一向都是有名的绿色能源大国,现在德国大约三分之一发电量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一直被戏称为“气候总理”。

但默克尔也曾在布鲁塞尔进行游说,希望减排指标可以更加温和,并且到目前为止一直拒绝确定退出煤炭生产的具体日期。德国的碳排放量已经有十年没有下降了。就在去年夏天,默克尔再次重申到 2020 年把德国碳排放量减少 40% 的目标,但她最近承认,事实上德国离这个目标还落后一大截。

在柴油车禁令问题上,默克尔一直都支持汽车行业一方。去年 9 月德国大选之前,她对议会表示:“我们将竭尽全力阻止此类禁令出现。“

来自非盈利环保组织“德意志环境援助”(Deutsche Umwelthilfe)的尤尔根·雷希(Jürgen Resch)表示:“默克尔是汽车行业的头号说客。其他国家的商务部长可能会为汽车业游说;但在德国却是总理上阵。”正是该组织在周二赢得了法院裁决。

本周二,斯图加特市区出现颗粒物警报。

这一裁决出台之际,德国仍在努力摆脱持续不断的全球排放丑闻——大众汽车最后因此被迫支付超过 260 亿美元罚款,并在美国的联邦欺诈和共谋指控中认罪。公司承认操纵了汽车排量控制,以便通过实验室排放检测。事实上,这些汽车还在以远超污染标准的排放行驶在路上。

斯图加特是富裕的巴登-符腾堡州(Baden-Württemberg)首府,德国很少有城市能比它的环境分裂症更严重。

本周二,戴姆勒的三叉星依然清晰可见,但同时可见的还有遍布全城的明亮的电子标识牌,上面提示着“颗粒物警报”,并敦促市民把车停在家里。

在这样的污染日里,斯图加特上空笼罩着一个淡黄色云团。此次环保组织针对 19 个德国城市提起诉讼,其中斯图加特与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已经做出裁定,认为柴油车禁令是降低空气污染危害和非法程度的可行手段。专家表示,柴油发动机会排放小颗粒与二氧化碳,据信它们与癌症以及德国 1.2 万例以上过早死有所关联。地方当局对这些裁定提出了上诉,但德国联邦行政法院(Federal Administrative Court)于周二驳回了这些上诉。

德国各大汽车公司对这一结果倍感震惊。戴姆勒拒绝置评,但其他汽车制造商都对此表示困惑。大众公司发言人表示,他们“无法理解”这一裁决:“这预示着德国的监管将会越来越混乱,几百万司机都会因此而不安。”

机械工程行业协会(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针对特定条件下在特定地区出现的问题,对柴油车实行禁令根本就是错误的解决办法。”该协会成员包括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以及汽车生产供应链上的其它公司。

1886 年,戈特利布·戴姆勒(Gottlieb Daimler)在自家花园里发明了第一辆汽车。如今,这里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戴姆勒、保时捷和博世(Bosch)的总部所在地。当地几乎五分之一的工作岗位依赖于汽车产业。学校课程会组织参观戴姆勒博物馆;音乐会爱好者出席在保时捷体育馆举行的演出;一年一度的“Stars in Cars”庆典中,F1 赛车手会与当地人一同庆祝。斯图加特绝大部分出租车都是梅赛德斯品牌的——都是柴油车。

不过,坐落在盆地之中、周围环绕着葡萄园和山林的斯图加特,同样也有徒步旅行俱乐部和在屋顶上装太阳能电池板的悠久传统。斯图加特自 2011 年以来一直由绿党领导的联合政府掌管,身为绿党成员的市长就驾驶电动汽车。当地的环保运动也十分活跃,人们一直在抗议市中心一个长达数年、耗资数十亿欧元的工程,反对它把中央火车站移入地下。

被称为“斯图加特 21”(Stuttgart 21)建筑工地杂乱无章,污染严重。7 年来,气愤的市民每周一都会举行示威游行。

周一,工会官员沃尔夫冈·尼克(左)在戴姆勒生产线与工人进行交谈。

就在柴油车禁令裁决发出的前一夜,当地空气污染测量值达到了欧洲标准水平的两倍之高。于是,第 406 次抗议活动爆发了。禁令诉讼发起人雷希不顾零度以下的严寒,在嘈杂的人群中发表讲话。

“巴登-符腾堡不是人民做主,”他对大声欢呼的人群喊道,“这儿是汽车产业说了算!”

德国交通部长、绿党成员温弗里德·赫尔曼(Winfried Hermann)表态支持禁令。他表示,每当政治家要对汽车排放采取行动时,就会有一个熟悉的模式重复出现。“我们说,应该使用清洁技术;他们就说,这办不到,”他说。

赫尔曼一直致力于增加市郊火车服务和公交路线,以此对抗空气污染,他还想要建设一个 7000 公里长的自行车道网络。但他明白,这会是一场艰苦的战役。

他说:“制造汽车的人也想驾驶汽车,这是一种职业自豪感。在某种程度上说,它是一种身份象征。”

斯图加特附近分布着很多戴姆勒工厂,在距离市中心不远的其中一家工厂,已经为戴姆勒工作近 40 年的安德烈亚斯·克拉特(Andreas Klatt)骄傲地展示自己的公司 ID 挂牌。

讲到在戴姆勒工作如何帮他得到银行贷款时,他说:“这份工作带给你特殊的身份,让你受人尊敬。”

克拉特自豪地讲到,公司的汽车销售量于今年一月打破了历史记录。去年他获得 5700 欧元奖金,今年有可能会更多。克拉特每周工作 35 小时,每年有七周年假,年薪将近 8 万欧元。

“能在戴姆勒工作就像中了彩票,”他说。

沃尔夫冈·尼克(Wolfgang Nieke)是 IG Metall 的成员,它是戴姆勒旗下的一间颇具势力的工会 。尼克曾在工厂一线工作,如今则是公司监事会的十位员工代表之一。虽然工人与公司领导总是为工资问题争论不休,但他们一致反对柴油车禁令。

周一,游行示威者反对铁路与城市发展规划“斯图加特 21”。他们担心这一规划会加剧污染。

“这就像在足球比赛中途改变越位规则一样,”尼克说,“你们不能这么做。”

他还说,戴姆勒约有 15 万员工,其中开梅赛德斯的就超过 6 万人。戴姆勒员工购买本公司品牌汽车可以享受 21.5% 的内部折扣。

“那些三年前买了柴油车的人怎么办?”尼克问,“现在你要告诉他们不能再开自己的车了吗?”

退休教师、环保活动家尼斯已经赢得过三场针对斯图加特不遵守空气质量标准的诉讼。以前,尼克也有一辆柴油汽车,他是在被告知其碳排放量比普通汽油动力汽车低才买的。他回忆道:“我买那辆车是因为他们告诉我它对气候变化有好处。”

“我们都被汽车公司愚弄了,”他说。

最近这些天,尼斯在城里只骑自行车。他住在 Neckartor 附近的一个街区,这里一直是德国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斯图加特去年污染超过安全标准的天数为 45 天,比前年的 63 天有所下降。但欧盟的污染超标天数上限是 35 天。

一个多世纪以前,戴姆勒本人预测全世界的汽车绝不会超过一百万辆。如今,每两个星期经过 Neckartor 的汽车差不多就有这个数量。

斯图加特市长弗里茨·库恩(Fritz Kuhn)表示,为协调在就业与出口收益方面对汽车行业的依赖,唯一的办法就是制造清洁能源汽车。

他说:“经济史上充斥着这样的例子——为了保住今天的工作而毁掉了明天的工作。”斯图加特就拥有第一手经验,曾经一度非常繁荣、技艺精湛的制表行业由于没能跟上现代化步伐,大部分都消失了。唯一保留下来的只有手工制作的布谷鸟钟。

“如果德国想要继续在汽车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就需要成为生产电动汽车、可持续交通工具和无人驾驶汽车的佼佼者,”库恩说道。

他自己开的是电动车 Smart 。由戴姆勒出品。

(责任编辑:年趺士)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